無所得

釋見護 1995.4.9



    常常聽到:「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,因於眾生而起大悲,因於大悲生菩提心,因菩提心成等正覺」。這次南下,對這段經文有了更深的體會。

    在回埔里的巴士上,身心疲憊;為了這三天的法會,多少法師、發心菩薩幾個禮拜不曾好好睡一覺了。回去後,大眾法師馬上又要準備禪七,朝山,及應付佛學院的課程。想到會場內數千人虔誠的誦經祈福,而場外隔一條街便是聲色犬馬,燈紅酒綠;真是辦不完的法會,搬不完的禪凳,度不完的眾生!要發長遠心實在不容易!問自己,世間人為了財色名食等種種美夢常常累得筋疲力盡,出家人願度一切眾生,這是不是一場更不可能完成的夢呢?這二者有何不同呢?

    默誦一遍心經:「以無所得故...心無罣礙...」,啊,這就是癥結所在!出世間法,是要以無所得的心態去做每一件事。無所得,不是什麼都不要做,什麼都不要做就是諸法斷滅。發菩提心者,「於法不說斷滅相」。修行一定要發大願,經上分明說:「因於眾生而起大悲」,「我應滅度一切眾生」,「乃至虛空世界盡,眾生及業煩惱盡,如是一切無盡時,我願究竟恆無盡」,因地不下種,如何有菩提之果呢?而大願行,是從因上精進;無所得,是不在果上計較。因上做到幾分,果報自然如是,若還掛念著多少眾生未度,或是煩惱為什麼眾生這麼難調教,就是在果報上妄加計度。我們許多的煩惱,都是對現況、結果不滿意而起的,而不知如是因,如是果,不從因上去檢討、努力,而在果上起煩惱,這是不是毫無意義呢?是不是顛倒妄想呢?以有所得心,辦再多的法會,救濟再多的人,也還是有限,有一天你會失望,會疲怠,會退心,眾生永遠度不盡。以無所得心去行一切善法,也就是「只問耕耘,不問收穫」,平平靜靜的盡自己能力去做,不圓滿時反省檢討,當下就沒有煩惱了,沒有煩惱所以心無掛礙,所以能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生生世世,「身語意業無有疲厭」,這才是發長遠心!

    那麼,什麼才是「因於大悲生菩提心,因菩提心成等正覺」呢?

    起大悲心,還有人我的對立,還屬於世間的善法;無所得,則漸漸遠離我執妄想;更進一步,體會到本無一法可得,自性本來具足,本無增減,本不生滅,這時大悲心才昇華為菩提心,也就是楞嚴經上「以不生滅心,為本修因」,亦可謂登堂入室,諸佛護念。此時要如何在因上精進?金剛經云:「無有定法,如來可說」「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,如人入暗,即無所見;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,如人有目,日光明照,見種種色。」由無所得而無所住,不住一法,才能觀機逗教,善於運用一切法,這才是般若波羅蜜,真正度眾生的智慧。不住一法,當然無人我相,故「滅度一切眾生已,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」,如是「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,修一切善法,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,故曰「因菩提心成等正覺」。

    高雄法會結束了,中台山的才開始,「於其城中,次第乞已」,大眾師下了巴士,開始整收好幾貨櫃的法會器具,「還至本處,飯食訖,收衣缽」。我體會到,最賣力的團體,是不要薪水的;最快樂的人,是忘了自己的人;以無所得,方能得無上正等正覺。

與我們聯繫 | 首頁 | 中台禪寺海外分院


CopyrightChung Tai Zen Center of Sunnyvale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