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爪梵志

釋見護 1995.10.22



    大智度論記載,佛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幼時就聰敏異常,是一位神童。舍利弗的母舅是個很自負的人,怕將來輸給這個姪兒,所以就遠遊他鄉,發誓要把當時印度的十八部論典全部學會,未學成不剪指甲,因此人又稱「長爪梵志」。有志者事竟成,長爪梵志終於學成歸國,卻發現這位「八歲讀一切經書盡,至年十六,論議勝一切人」的舍利弗已經根隨佛陀出家了。長爪梵志很不服氣:釋迦牟尼是如何誘騙了我才智無雙的姪兒,使他剃頭出家?梵志認為,所有的辯論都可駁倒,所有的理論都可破除,所以世上沒有所謂的真理。以這個原則,他已打敗了無數的雄辯家。於是他大興問罪之師,趾高氣昂的來到佛前,開口就說:「我不接受任何見解。」

佛陀問長爪梵志:「那麼,『不接受任何見解』這句你接受嗎?」


    長爪梵志一聽便知,糟了!粗心的人一定說「接受」,而我明明才說過什麼見解都不接受。但是我若說不接受,就是自打嘴吧了。但這第二層道理比較細微,也許佛陀自己也不清楚,姑且試試看。於是回答:「不接受。」佛陀平和的說:「你不接受『什麼都不接受』,那就是根本沒有什麼見解,和眾人有何差別呢?又有什麼值得驕慢的呢?」長爪梵志無話可答,心想:我失敗了!但佛陀並沒有理直氣壯的擺出一副勝者的姿態,也沒有說任何是非,雖在辯論中卻如沐春風,如此柔軟清淨的心懷,是我從所未見的!佛陀一針見血的智慧,也是我所不及的。佛陀在此所暴露的,正是邏輯必有的致命傷,在二十世紀,哥德爾以同理證明所有數學系統的不完整性,震驚了整個數學界,而被譽為最偉大的邏輯學家。而此時此地,長爪梵志更深入的覺悟到,不但一切言語論辯必有其不可突破的限制,所有心念思惟也是如此。但能知道這個真理的本體又是什麼呢?起信論說:「言說之極,因言遣言」,禪宗所謂「言語道斷,心行處滅」,皆是指我們必須突破這思惟的窠臼,方能親證此真如本體。不思善,不思惡,放下一切念頭!這清清明明的覺性,有言語相嗎?有文字相嗎?是不是一切心念思惟所不能及呢?何其自性本自清淨!而一切言語思惟又從這真如本體所流出,起信論謂:真如之用,「能生一切世間出世間善因果」;世尊所展現的無窮盡的智慧與慈悲亦是從中流出,不是最好的證明嗎?當下,長爪梵志證得了法眼淨,對佛陀生起了堅定的恭敬心與信心;在旁侍立傾聽的舍利弗也證得了阿羅漢果!以理勝人,有智者皆能為之;以情感人,慈悲者皆能為之,但是兩項皆能做到卻不容易了。佛陀度化長爪梵志不正是一個「悲智雙運」的好例子嗎?


與我們聯繫 | 首頁 | 中台禪寺海外分院


CopyrightChung Tai Zen Center of Sunnyvale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