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海觀音

釋見護 1995



    紐約的冬天,寒風凜冽。步入禪堂,頓時與外界隔絕,百多位禪子,肅然無聲。禪七第五天,師父今晚開示的題目是「耳根圓通」。在楞嚴經中二十五位菩薩各自闡述自己修行證果之道,而「耳根圓通」正是壓軸最後一位,觀世音菩薩的修行法門。

從聞思修,入三摩地,初於聞中,入流亡所,所入既寂,動靜二
相,了然不生。如是漸增•••

    耳根圓通,重點在反聞聞自性,了然覺知這能聞的聞性,不隨音聲起伏,方為入門。許多人斷章取義,解釋為聽身內的種種聲音,謬誤甚矣。楞嚴會上,如來七處徵心,十番辨見,費盡苦心,反復闡述,來辨明這不生不滅的聞性,更強調修行要以「不生滅心,為本修因」,此時怎麼還會教我們去聽有生有滅的聲音呢?以生滅心為因,得的必是生滅的果報,就不是了生死,出輪迴了。

聞所聞盡,盡聞不住,覺所覺空,空覺極圓,空所空滅,
生滅既滅,寂滅現前•••

    師父盤腿安坐,在莊嚴寺的觀音殿(禪堂),細細解釋觀音法門。 師父正上方供奉著一尊明代的白瓷觀音。觀音像再上有一方橫匾,上書「圓通」兩個大字,形成一直線莊嚴的組合。明代的古觀音,飄洋過海,見過多少滄桑;師父在台灣,馬不停蹄,幾無一日得閒;從西岸到東岸,華僑放棄假期,來接受生平未有的考驗。這都是中國的人、物、事,卻在千萬里外地球的另一邊相聚了。纖柔的光線,從上落下,映著「圓通」,映著觀音,映著師父,這一剎那,這不可思議的因緣聚會,時空彷彿凝結了;此時此刻,宇宙的這一個角落,浸浴在觀世音菩薩的千百億化身之中。

•••忽然超越,世出世間,十方圓明,獲二殊勝。一者,上合十方諸佛,本妙覺心,與佛如來,同一慈力;二者,下合十方一切,六道眾生,與諸眾生,同一悲仰。

    但每個星期天,都會有十幾二十位美國人來此學習佛法。語言不通,他們也不氣餒,自己摸索,自己找書看,自己試著打坐。見鐸師這次與他們略為談了一些佛法及打坐的常識,他們高興得不得了,如獲至寶。見護在加州及加拿大的經驗也是如此;再小的城鎮,也有那麼一群人,很直心,很誠懇的想要學,就是沒有人指導,欲入無門。西方社會,物質文明發展過度的結果,精神生活萎縮,普遍的心靈苦悶、導致種種的心理問題、社會問題。要精神的解脫,卻不知方法,不知苦因,以致於外道盛行,眾說紛云,無奇不有。雖有英譯的佛經,但許多都是詞不達意,甚而錯誤百出,見之使人心痛!師父語重心長的說,要培養能以英文弘法的法師。山上已有幾位雙語的人才,但這還實在太少了。若非當年西印高僧排除萬難東來傳播佛法,亞洲千千萬萬的人民今天就不能受到佛法的利益。同樣的,我們受佛深恩,也該拿出「拓荒」的精神,焉知不能使佛法在美歐也如中國般開出燦爛的花朵,讓海的另一邊也能廣聞正法、步向解脫之道?


與我們聯繫 | 首頁 | 中台禪寺海外分院


CopyrightChung Tai Zen Center of Sunnyvale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