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法與科學之印證及啟示

中台山美國矽谷太谷精舍住持.釋見護

2003.10.25 台灣逢甲大學佛學會議專題講座


          4能與所。量子力學(6)打破了傳統古典物理學「絕對客觀觀察」的迷思以前科學家以為 ,科學方法可以正確測出實相。量子物理學之基石,海森堡之「測不準原理」(Heisenberg’s Uncertainty Principle),發現在微小的量子世界裡,觀察者(實驗者,佛法稱為「能」)與被觀察者(佛法稱為「所」),無法劃清界限;實驗者也在自己實驗中,不可脫拔。如此,科學家引以為傲的「客觀觀察」實際上不存在,觀察測量的行為本身就影響觀察結果,故真相是「測不準」。這是萬法一如的必然結果,於此,科學家實無計可施。

佛法中早已提出在「能」「所」相對之情形下,不可能了達實相。事實上,此一發現正證明了「能」「所」相待(一般人的世界),其實是假相。任何實驗或測量,「物」與「心」是不可分的。這是「測不準定理」最重要的結果。然而如何證入實相?則非科學界所能了知。證入實相正是大乘佛法的根本修行目標。佛經中常言「無彼無此」、「無自無他」、「非一非異」。唯有在「能所一如」的體驗中,方能證得實相,而此一境界則唯證乃知。 

5神通之可能性。佛經中有「天眼通」「天耳通」等超自然能力之描述,並言可由禪定證得,似是匪夷所思。科學證明,種種可見光 (visible light) ,與肉眼所不可見光,如紅外線、紫外線、X-光、無線電波,其本質非二,皆是不同頻率之電磁波(electromagnetic waves)。而可見光,亦即人類肉眼所見之世界,只是所有光譜中之極小部分。若動物的肉眼構造不同,或藉由禪定提高對電磁波或音波接收之敏銳度,天眼、天耳亦非不可能(科學儀器即是如此)。這雖不能證明「天眼通」、「天耳通」的存在,但在理論上並非不可能。今日之電話、電視、望遠鏡等,事實上即是科技界之「天耳」、「天眼」。

 6邏輯、電腦與我執。1930年代,數學家、科學家雄心勃勃,企圖將世界一切現象量化、邏輯化、定律化(axiomize)。當代最著名之邏輯學家哥德爾(Gödel)卻以「不完整定理」(Incompleteness Theorem(14,17)證明這根本是不可能的。一切邏輯系統,不論多麼複雜,都不可能導出所有定理,其本身必是「不完整」。此亦證明佛家所言,思惟辯證、言語文字,均無法描述實相。故禪宗主張「言語道斷,心行處滅」,方能臻於實相。

與此相關者,在電腦理論中,有所謂的Halting Problem(電腦無盡運算問題)或Undecidability Problem (15),任何複雜的電腦程式,皆有其致命傷,某一特定input能讓此程式無止盡的運算下去,無法得到「是」或「不是」的答案(俗稱「當機」!)此實質上與「不完整定律」是同一個問題。電腦即是一邏輯系統,故其設計軟體再完整精密,亦無法完全預防程式錯誤及電腦病毒之入侵。 

猶為有趣者,在佛法中,「我執」即是一切迷惑之根本。而哥德爾所謂「複雜邏輯系統」與過於簡單之系統,其關鍵即在於此複雜系統能「refer to itself」(其系統有「自我」之觀念),若然,則此系統中必然存在不可解決之矛盾。哥氏即是發現此理,以極巧妙之手法利用系統中「自我」之觀念,證明其系統之不完整性。 

在《大智度論》中,有一外道長爪梵志挑戰佛陀,言「我一切法不受」(我拒絕承認一切觀念、理論。)佛問:「汝一切法不受,是見受否?」(那麼,你自己這個觀念,接不接受?若接受,若不接受,皆是自我矛盾)。此即是不完整定理及Halting Problem之核心癥結。當此系統能 self-reference(有「自我」之觀念)時,便會有不可捖救之矛盾存在。故佛法必得破除觀念認知中之「我」(我執)方得證入實相。龍樹在其「中觀論頌」中,便是以種種論辯,導出眾生由我執、法執所產生之種種觀念,悉皆是自我矛盾,故不得成立。若吾人能冷靜的、細密的思考,終當亦能了解「自我」之假相,進而得到解脫。 

7潛意識與名字相。高運算功能之電腦促成了新興的大量依賴電算模擬(computer simulation)的科學研究領域,如類神經網路(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s)(19),碎形(fractals(16),混沌理論(chaos theory)、非線性動力系統(nonlinear dynamical system(12,22)等研究,皆有異曲同工之妙,亦與佛法多有互通之處。在類神經電腦網路中,所有的計算結果由許多簡單的運算元素(「神經元」)共同完成,每一神經元皆有影響,而無一可稱為核心或主導者。若問此運算了知之CPU(心)在那,實不在此,不在彼,亦非不在此,非不在彼,不即不離,乃眾多因緣和合而成就。其神經元即是運算之因源,亦是其過程,亦是其結果,因即是果。 

綜觀「類神經電腦」之運算過程,在其未得出明確結果之前,相似於人之潛意識;得出明確結果之後,似於明確意識觀念之形成。而實際上所謂明確結果,與前(未明確結果)無別,只是主觀觀察者付予之名相。此即是《大乘起信論》所稱「執取相」、「計名字相」;依此而作判斷,即是「起業相」;而其果報,即是「業繫苦相」也。 

8蝴蝶效應、互攝互入、緣起甚深。上述領域皆屬於「非線性」「複雜」運算,而研究發現所謂「蝴蝶效應」之特別現象(一隻蝴蝶搧動雙翼可能引起遠方暴風雨之形成,亦即「牽一髮而動全身」之理論可能性)(3,12)。佛經言:「差之毫釐,失之千里」,於一念中,能造無量罪;於一念中,能滅無量罪。此即是自然界中非線性業力作用使然。 

Fractals, chaos 之研究,對自然界之了解及工商業界之應用,皆有其可觀的發展性。碎形打破了整數一維、二維、三維世界(integral dimension)之觀念限制,以碎形維數(fractal dimension)運算之結果,以極簡單的機制,得到與大自然界極為相似的圖形。又碎形與混沌理論中極重要的「奇異吸子」(strange attractor),其結構亂中有序,於任一小點中,若深入下去,能顯出整體的結構,重重無盡。此與佛經「一粟米中藏世界」,及世界如梵天網重重無盡、互攝互入之描述有異曲同工之妙。 

Neural networks, fractals, chaos theory皆屬於非線性動力系統(nonlinear dynamical systems)之理論範圍,而此類系統之研究,複雜無比,殆今並無適當之數學語言及工具,更遑論了解。而現實世界,皆是無比複雜,時時在交互作用中之非線性系統。如佛所說,緣起甚深,縱使千萬智慧如舍利弗者,亦不能了知佛智實相於萬一。 

以上略舉數例,雖然零星散於各領域,仍可見二十世紀許多最先進之發現,也是令人驚訝之發現,在佛法中早已了知。仔細思考之,不得不令人歎為觀止。任何一宗教或哲學理論,恐皆難以找出如佛法中這麼多與現代學術相應之處。

 
1 | 2 | 3 | 4

 

與我們聯繫 | 首頁 | 中台禪寺海外分院


CopyrightChung Tai Zen Center of Sunnyvale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