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法與科學之印證及啟示

中台山美國矽谷太谷精舍住持.釋見護

2003.10.25 台灣逢甲大學佛學會議專題講座


提要

  

佛教具有至為豐富深邃的哲理內涵。然而對正信佛教徒而言,佛法不僅是一種人生哲學、道德規範,更是釋迦牟尼佛於人生究極真相之親自體驗,是置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,是淨化人心,達到自在解脫的道路。

科學之發展亦是致力於世間真相之了解及人類生活之改善。依科學定律所開展之各項科技工程,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形態。然而科學與佛法,一是講究物理實證形而下之學問,一是心靈體驗形而上之宗教,其內涵是否有所交集?二者皆以實事求證為要求,了解真相為目標,而其內涵能彼此呼應否?

本文將從物理學、數學邏輯、電腦、心理學、生化科學等,取十餘個案參例,以突顯近一世紀最先進科學之發現,往往可資印證千百年前佛法之教理,而使吾人不得不驚歎佛陀之洞見。

其次,本文舉出目前科學、科技所面臨之許多難題,並略為探討佛法如何能提供些許線索,以對未來之學術研究有所啟示。

上二段乃是闡述本文所持之立場,亦即科學對世間現象之成果自是有目共睹,然而佛法以其禪定、內證之方法,對世間、出世間真相的掌握,更是不容忽視,值得學術界之重視與探討。甚而說佛法為科學中之科學亦不為過。

最後,本文將就心靈淨化之課題,說明為何任由科技無限制的自由發展,則人類前途實為堪憂;由此,吾人應以佛法的理念與精神引導科技之發展,方為大眾之福祉。

一、前言

在世界各大宗教中,佛教無疑的具有至為豐富深邃的哲理內涵。然而對正信佛教徒而言,佛法不僅是一種人生哲學、道德規範或虔誠的信仰。佛法是釋迦牟尼佛在親自體驗了人生究極真相之後,對人生、人心、及世界真理的如實闡述,以及對如何修持成佛(離苦得樂、覺悟真理、慈悲度世)的教導。佛法應是置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,是淨化人心,達到自在解脫的道路。

科學之發展亦是致力於世間現象之了解及人類生活之改善,在近三百年中有驚人的成果。依科學定律所開展之各項科技工程,已永遠的改變了人類的生活形態。然而,此種種科技發展,是否真正帶給人類利益,抑或災難?中台山惟覺禪師嘗言學佛者應當「安住大乘心,善開方便門」(1),並提出「佛法五元化」之方針:佛法科學化,佛法學術化,佛法教育化,佛法藝術化,佛法生活化」(2),俾使佛法之智慧能在現代生活中有更積極的影響。故筆者藉此因緣,略為探討佛法與科學之關係及未來發展。科學與佛法在目標上可說有不謀而合之處(了解真相,改善人生)。然而此二者,一是講究物理實證形而下之學問,一是心靈體驗形而上之宗教,其內涵是否有所交集?二者皆以了解真相為目標,而其內涵能彼此呼應否?下文將對此做一初步之探討,並由不同學術領域中選取十餘重要的發現或研究成果,重點式的提示其與佛法之關係(第二節),佛法如何能對學術研究之難題提供啟示(第三節),以及主張吾人若能由佛法的理念引導學術的發展,則是真正能利益社會大眾(第四節)。

 

二、科學印證佛法之實例

 二十世紀理論科學的長足發展(尤其是物理學),假以實驗的證明,對世界的認知得到許多出人意表的結論。 

1物質的結構色不異空。所有物質皆由不同的原子組合而成,而不同的原子只是不同數量之質子、中子與電子的組合。原子所佔之空間,百分之九十九皆是空(10),人所以見之為實體,乃是肉眼之錯覺。這符合佛法中,地、水、火、風本來不一不異的道理,如《大智度論.卷28》中言,「令地作水,水作地,風作火,火作風。如是諸大皆令轉易。以一切法各各無定相故。」而地(堅固)、水(濕潤)、火(燥熱)、風(流動)之相,皆是因緣暫現之假相,其本質皆是空性。 

《般若心經》說一切法「不生不滅,不垢不淨,不增不減」,一般人恐難以接受。而愛因思坦之相對論提出E=mc2 (質能互換定律)之著名公式(11),物質與能量本為一體。物質似有生滅,垢淨,增減,而物質不異能量,而能量正是無有形相色彩,「不生不滅,不垢不淨,不增不減」,則知肉眼所見乃是不實之表相,此則是科學為「色不異空」提出的力證。

能量的特性可幫助我們少分理解空性,但不能說空性就是能量(能量Î空,但空¹能量)。般若經中,受想行識,皆不異空,皆即是空,則非物理學所能知。空性乃是佛法中至深奧之理,非世間一切哲學所知。雖然如此,若能透過科學更進一步了解色相本妄,則對世間假相之認知、破除物質之執著,不無助益。

2場論-色即是空。現代物理學對物質本體之研究,發現「粒子」的觀念,有所偏差,而代之以「場論」(field theory(8,9)。以電子為例,一個電子並非存在於空間中某一位置的一個「粒子」或個體,而是一個抽象的「場」,此場沒有界限,無量無邊,而在某一特定因緣之下,其能量集中在某一點,故可偵測,但不可說此電子在此或在彼。場論更打破了「物質存在於空間中」的觀念,代之以「物質即是場,場即是所謂的空間」,故「物質」(色)真正「即是空」,能即是所,無二無別。(按:如前項所註,此「空」僅佛法「空性」之少分顯現。)

在場論的觀點中,並無獨立存在的個體,「物質」唯有在與其它「物質」(場)互相作用之中才可描述(緣起性空)。並且,「場」即是無有邊界,其粒子的表現只是「局部的能量集中顯現」,是則粒子之運動,實無來去;反觀佛法中對實相之描述,常言「動靜不二」、「無所從來,無所從去」,又如《信心銘》云「無在不在、十方目前」,實令人驚異讚歎* 

3時間與空間。在傳統牛頓的古典物理學中,認為「時間」與「空間」是絕對的,獨立存在的客觀事實。愛因思坦的相對論改變了世人對時空的了解。時間與空間是相對,而非絕對,是相依相待,而非獨自存在,故愛因思坦稱之為「Space-Time Continuum」(時空連續體)。此認知符合佛經中對時空的認知。龍樹之《中論》講「因物故有時,無物何有時?」確立時、空互依互存的觀念(有空間中的事物的變化,方能有時間的成立,否則無時間可言),此則是對時空極深的洞見。佛經進一步,闡述更不可思議的時空特性,如《維摩詰經》中,變一時為多劫,變多劫為一時;《華嚴經》言空間互攝互入,如大梵天網。在屬於唯識學的《百法明門論》中,「時」、「空」(空間稱為「方」)歸類於「心不相應行法」,所謂「心不相應行法」,基本上即是由心而生,觀察世間而立的種種觀念(concepts)或對差別現象的描述,並無獨立存在的實體與自性,屬於「有為法」的範圍。換言之,時、空乃人所設立之概念,吾人對時空的感受,因心因境而有所不同;並無獨立客觀存在之時空,是則佛法早有之認知,此則需要科學、心理學與哲學共同研究交流方能得知。 


*「空性」是佛法中甚為深奧的觀念,需另撰專文解釋。本文儘在此略提一二:空並不是一個東西,而是佛用來破除我們對種種「實有」的執著的方法。如執著身體是淨,則說不淨以破之;執著身體實有不變,故舉空以破之。此處之空是「四大和合、變易無常、析空」故空。「我見」是空,因為「無有一定不變之內在自我、是受想行識念念遷流」故空。物質是空,為何?因為眼見實有,故舉「百分之九十九是無」以破之;因為執地水火不同,故舉「原子組合不同」以破之;因為執著在此在彼,故舉「場論—無在不在」以破之。此皆是對色法之不同執著,故需舉不同之「空」以破之。不可說「緣起性空」是真正的空,而「空無所有」不是真正的空;「空」只對「有」方有意義。如中論種種論偈,每一品,皆是破不同之有見,或破「去來」,或破「有無」,或破「六根」「五陰」「作與作者」,甚而破「因緣」「四諦」以顯「空」。(它不是真正否定因緣或四諦,而是破學佛人對因緣、四諦所產生的誤解)。大智度論釋大品般若經「十八空」(卷31),為何有十八空,即是以不同方法破除種種有見,此即是空義。不是另有一個空。龍樹《中觀論頌》云: 

若有不空法,則應有空法,實無不空法,何得有空法。

大聖說空法,為離諸見故,若復見有空,諸佛所不化。

 

1 | 2 | 3 | 4


與我們聯繫 | 首頁 | 中台禪寺海外分院


CopyrightChung Tai Zen Center of Sunnyvale All Rights Reserved